15AH,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Send Your Mail At:

info@elitesupport.com

Working Hours

Mon-Sat: 9.30am To 7.00pm

Title

Autem vel eum iriure dolor in hendrerit in vulputate velit esse molestie consequat, vel illum dolore eu feugiat nulla facilisis at vero eros et dolore feugait

标普获准进入中国评级市场 外来和尚能念好经吗?

原标题:标普获准进入中国评级市场,外来和尚能念好经吗?

中国信用评级市场对外开放迎来实质性进展,国际评级机构标普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境内市场开展业务的外资评级机构。

1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公告,对美国标普全球公司(S P Global Inc。)在北京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予以备案。同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亦公告接受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债券评级业务的注册。这标志着标普已获准正式进入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

有业内人士认为,国际评级机构获准进入中国市场,有利于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债券市场,并可以增加国内评级市场的竞争,有助于改善中国评级行业的评级质量。

三巨头各有策略

在中美两国即将进行高级别贸易谈判之际,标普获准入华也被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方有意释放善意。中国政府曾在2017年5月与特朗普政府的磋商中表示,将向外资机构开放信用评级市场。

随后在2017年7月,央行发布7号文宣布允许境外评级机构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信用评级业务,并明确了准入条件。2018年3月,交易商协会发布《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注册评价规则》,开始接受境外评级机构注册。随后,标普、穆迪和惠誉相继在华成立独资公司,并向交易商协会递交注册申请。

据《财经》记者看到的注册文件,标普和穆迪计划在华开展包括金融机构及企业发债人和债项、结构融资债券和境外发行人发行的熊猫债等信用评级业务,惠誉博华目前只申请注册了金融债和结构化产品两项业务。

外资评级机构对中国市场已不陌生。此前多年,它们通过参与合资公司在华经营。2006年穆迪入股中诚信国际,目前仍持有30%股权。2007年惠誉收购联合资信评估公司49%的股权,开启了十年合作之旅,后在2018年初出售所有股权,被认为有意为申请独资在华开展业务做准备。标普并未持有中国本土评级公司股权,但与上海新世纪资信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经过多年发展和对外开放,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2018年中国债券市场规模达到86万亿元,外资净流入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国债规模占比已达到8.1%,占全部境内债券的2.3%。信用评级行业对外开放被视为稳步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中国国内债券市场有10家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和联合资信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为在银行间市场发债的企业提供评级是他们的主要业务来源。但是,国内评级行业市场公信力较低、评级虚高等问题一直为业内所诟病,“以级定价”、“以价定级”也备受债券投资人批评。

有外资银行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之前境外投资者基本上不考虑投资中国的信用债,部分原因就在于难以认可国内评级公司的评级。随着中国债券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作为重要配套措施,中国评级市场的对外开放也备受境外投资者所期待。

本土化挑战

但是,外来的和尚真的好念经吗?如何克服“水土不服”是摆在外资评级机构面前的重要挑战。据《财经》记者此前了解,外资评级机构采用的评级方法和体系是其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的一大障碍。

国内监管机构历来对债券发行和投资设有评级门槛。例如,证监会要求公司债发行前应获得AAA级的评级;信用类债券在交易所质押式回购交易中要求主体评级在AA级及以上;货币市场基金只可投资主体评级在AA+及以上等级的债券。

但目前标普、穆迪和惠誉对中国的主权评级分别为A+、A1和A+,相当于国内评级机构的A+,而中国国内企业的评级普遍集中在AA+和AA。按照外资评级机构“自上而下”的评级方法,国内企业的主体评级一般不会高于所在国的主权评级,而且还会受到主权评级下调的“牵连”。2017年5月,穆迪在下调了中国的主权评级之后,就随之下调了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26家国有企业的信用评级。

这就意味着,如果按照外资评级机构的评级方法和体系,其为中国企业提供的评级恐怕难以达到国内债券市场的发行门槛。对此,标普和惠誉都表示将为中国市场“定制”特有的评级方法和体系,而且,其在中国市场提供的评级与在国际市场根据全球评级体系提供的评级没有映射关系。穆迪则将沿用其在国际市场的评级方法。

对于“定制”评级体系的原因,标普在注册文件中解释称,其在中国采用的评级等级是人民银行规定的等级,每个评级等级的评级定义与标普全球评级等级很类似但并不完全一样。标普全球评级方法并不完全适合标普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等级制定。“我们认为,中国境内资本市场的规模、维度和多元化程度需要一套特有的评级标准和符合本土行情的评级方法。”

惠誉博华并未在注册文件中解释原因,但亦指出“将深入研究中国市场特点,以惠誉评级在全球推行的可信、透明和及时的信用评级分析方法和体系为基础,有机结合中国国情,制定适宜的中国评级方法和体系。”

这一做法引发了部分业内人士的质疑。前述外资银行人士认为,这种做法对境外投资者理解中国企业评级的帮助有限。另外他指出,目前外资评级机构都有为中国企业发行境外债券提供信用评级,若针对同一发行主体采用两种评级体系,以后如何操作值得关注。

此前央行的一篇工作论文指出,国际评级机构对同一家中国企业的评级要比国内评级低6-7个等级,主要原因在于国内评级主要衡量其在所有国内企业的信用风险中的排序,而国际评级则试图反映其在全球所有企业的信用风险的排序。

换句话说,外资评级机构在中国市场采用“定制的”评级体系,恐怕仍无法衡量中国企业在全球企业序列中的信用风险,也无法与全球同行业相比较。

另外,业内人士认为,外资评级机构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还将取决于如何定价。目前银行间市场评级业务规模在15亿元左右,国内评级公司的评级收费约为25万元。而在国际市场上,外资评级机构的评级收费动辄百万元。相比之下,业内也在关注外资评级机构入华后是否会“自降身价”以争夺客户。

之前发行过境外债券的中国企业预计将成为外资评级机构争夺的主要潜在客户。标普全球评级总裁John Berisford在昨晚的声明中表示,现有跨境发行人客户对标普新的中国境内评级业务表现出浓厚兴趣,“在初始阶段,我们将与这些发行人密切合作,为他们在中国境内发行债券提供评级”。标普并没有公布更多有关开业运营的细节。

央行在公告中则表示,将持续推进信用评级行业对外开放,支持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且符合条件的外资信用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同时,央行将加强信用评级监管,强化市场约束机制,充分发挥信用评级在风险揭示和风险定价方面的作用。

Leave a Reply

<友情连结> dafabet手机黄金版 千赢老虎机平台 濠庄娱乐手机官网 Dear California